工作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如何保护妇女儿童权益?这些钦州案例告诉你

如何保护妇女儿童权益?这些钦州案例告诉你

来源:钦州发布  发布时间:2020-11-16 15:51:54  作者:

妇女儿童被拐、幼女遭性侵害、

校园欺凌、家庭暴力……

近年来,妇女儿童群体广受社会关注

妇女儿童的权益保护

也一直是全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



11月16日上午

市中级人民法院、市妇女联合会

在钦州新闻发布厅联合召开

钦州市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新闻发布会

会议介绍了近年来钦州市法院

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情况

并发布了典型案例



长期以来,钦州市法院、市县(区)妇联高度重视妇女儿童维权工作,注重发挥“联”字优势,形成合力。紧紧“围绕一个中心,打造四大平台,构建一个体系,共绘一篇大文章”的工作重点,在全市法院系统创建妇女儿童维权岗15个,为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提供了优质、高效的司法服务。


会上发布三起

维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典型案件

分别涉及离婚财产分割、撤销监护人资格、

人身保护令等方面

↓↓↓

Q1

协议离婚后财产如何分割?

——原告李某燕与被告张某军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

【基本案情】原告李某燕、被告张某军于1999年3月30日登记结婚,于2010年共同建设房屋一栋。双方于2016年6月23日协议离婚并于签订《离婚协议》约定该房屋及家具、家电归两个儿子所有。离婚后,原告李某燕离开张家,且生活困难,被告张某军拒绝其探望孩子。2016年7月28日,原告李某燕、被告张某军就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进行协商,并约定该房屋及家具、家电归各人一半,各人一个门面,二楼和四楼归被告使用,三楼和五楼归原告使用,楼梯及六楼共用。但协议签订后被告未按协议履行且无端阻扰原告对共有房屋的正常使用,并阻挠原告看望和照顾孩子,严重影响了原告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损害了原告合法权益。原告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被告张某军以该房屋已赠与给两个儿子及第二份《离婚协议》因存在欺诈、胁迫为由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判决结果】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均应按照自愿签订的离婚协议中的约定履行各自义务,双方第一次协议约定房屋归属尚未按照物权法规定办理过户登记,不产生物权变动的效力。双方第二次协议约定重新对房屋签订了新的分割协议,是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因此,法院支持了对房屋施工许可证范围内的房屋分割的请求。

【典型意义】离婚协议因涉及子女抚养、财产赠与等变更身份关系后财产关系的约定,具有强烈的人身关系以及道德性质。本案双方第一次协议基于原有婚姻关系这一特定的人身关系,并具有保护、照顾未成年子女利益的道德性质。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法院了解到,被告更换该栋房屋的钥匙并经常恐吓孩子禁止其与原告交流,导致其成绩下降郁郁寡欢。且一旦原告到该房屋要求看望孩子,被告便出手殴打原告。被告的行为独自占有了该栋房屋的同时,阻碍原告探望和照顾两个未成年儿子,显然不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长。在双方没有办理过户登记并自愿签订了第二次协议,是对房屋作出新的处分,协议合法有效。判决后被告履行了相关义务。经法院回访了解,原告已回到该房屋居住,悉心照顾两个儿子,儿子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法院通过依法审判维护了妇女和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Q2

未尽抚养义务指定监护人

——梁某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纠纷案

【基本案情】李某珍于2006年生下遗腹子梁某鸿,后李某珍改嫁他人,并将梁某鸿留给其祖父母及申请人梁某照顾。梁某是梁某鸿的姑姑,在广东工作,有固定住所、收入。此后李某珍对梁某鸿生活情况不闻不问,至今未有过探望与照顾,也未支付过抚养费,未履行过监护职责。另外,李某珍身体状况欠佳,患有支气管哮喘及慢性乙型肝炎,且李某珍再婚后育有四个孩子,家庭经济困难,其本人没有固定工作及收入。李某珍表示没有能力抚养其子梁某鸿,同意交给梁某抚养。梁某鸿的祖父母年老体弱,无经济收入,无能力作为监护人,亦同意梁某作梁某鸿的监护人。梁某鸿曾经与梁某共同生活较长时间,也明确表示同意梁某作其监护人。梁某遂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撤销李某珍对梁某鸿的监护人资格。


【判决结果】法院审理认为,李某珍虽为梁某鸿的法定监护人,但并未实际抚养梁某鸿,亦无能力与条件照顾其生活。梁某作为梁某鸿的姑姑,承担了抚养梁某鸿的义务,作为梁某鸿关系密切的亲属具有监护能力,亦愿意承担监护责任。本着有利于被监护人权益的原则,考虑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状况、经济条件,家庭状况以及与被监护人在生活上的联系情况、自身意愿等因素,梁某更适合作为梁某鸿的监护人。因此撤销李某珍的监护人资格,指定申请人梁某为梁某鸿的监护人。


【典型意义】儿童是家庭的希望,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确保儿童健康成长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父母作为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理应保护其身体健康,照顾其生活,管理和保护其财产,对其进行教育,维护其合法权益,履行相应的监护职责。本案中,法定监护人长期怠于履行监护义务,儿童的其他亲属有能力抚养,并且尽到了抚养的责任,其也愿意承担监护责任,本案从有利于儿童成长的角度进行判决,撤销其母亲的法定监护权,彰显了法律的价值取向,依法保护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体现了司法的人性化关怀。


Q3

人身权利受损该如何保护

——广西佳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一案

【基本案情】被申请人林某与申请人林某丽系亲生父女关系,林某丽出生半年后其母亲就离家出走,从小跟随爷爷奶奶在长大,平时很少跟林某接触。后来林某将林某丽从老家转学到钦州市区读初中,父女在一个二十平米的出租房里居住。林某对林某丽有性侵害行为,林某丽开始想方设法逃避,但林某找不到林某丽,便到学校威胁和发微信威胁,对其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林某丽在老师的陪同下报警并委托了广西佳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向法院申请对林某丽的人身安全保护令。



【判决结果】法院受理后,经调查,并查阅了申请人提交的询问笔录及派出所民警提供的当事人口供等证据,认定林某确实存在家庭暴力威胁的现实危险性,申请人的申请符合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法定条件,依法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禁止被申请人林某对申请人林某丽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被申请人林某骚扰、接触受害人林某丽。


【典型意义】人身安全保护令是一种民事强制措施,是法院为保护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子女和特定亲属的人身安全、确保婚姻案件诉讼程序的正常进行而作出的民事裁定。本案将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书送达双方当事人后,承办法官也向林某丽的老师,两人居住地的派出所和居委会进行了送达和告知,及时有效地保护了林某丽的人身安全。当前,父母虐待未成年子女、侵害未成年子女合法权益的案件时有发生。法院应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将“特殊保护、优先保护”的理念贯彻到未成年人审判工作中,做到事先防范及事后依法惩治,从根本上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2018年以来,全市法院共受理涉妇女儿童类纠纷诉讼案件6123件,审结5907件,其中以调解方式结案1411件,撤回起诉方式结案1001件,调撤率达40.83%。因工作成绩突出,浦北县人民法院获“2019年全国妇女儿童维权先进集体”“广西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集体”等称号,钦北区人民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获“全国法院家事审判工作先进集体”、小董法庭获广西婚姻家庭纠纷调解能力提升项目成果评比优秀奖、涌现出全区法院家事审判工作先进个人陈颖桦等优秀个人。


市中级人民法院、市妇女联合会在会上

还就我市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相关问题

回答了现场记者的提问

↓↓



问:在进一步加强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中是否健全机制保障?


为深入贯彻推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的意见(试行)》(法发〔2018〕12号)和《全国妇联、中央综治办、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关于做好婚姻庭纠纷预防化解工作的意见》(妇字〔2017〕13号),在深化家事审判改革过程中,依法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下一步,市妇联联合市中级法院将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合作建立健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机制的意见》,以深化我市妇联组织与法院系统的协调联动,实现优势互补,对依法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共同推动家事纠纷多元化解工作、为妇女儿童提供便捷有力的司法保障和服务,促进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水平提升,推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为总目标任务。充分发挥各自职能作用,定期召开工作联席会议通报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情况,在信访互动、家事调解、家事调查、普法宣传、心理疏导以及反家庭暴力等方面充分加强沟通、协调和配合,促使婚姻家庭纠纷得到及时化解,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



问:妇联组织与法院系统如何联动有效化解婚姻家庭纠纷?


妇联组织和两级人民法院进一步密切家事调解领域的合作。县(区)妇联组织会加大工作力度,会同司法行政机关等建立健全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选聘专职人民调解员,加强法律、心理、社会工作、妇联维权等领域专业人员担任人民调解员工作,深入开展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人民法院鼓励支持妇联组织参与人民法院诉调对接工作。两级人民法院与同级妇联组织开展特邀调解合作时,将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和人民调解员纳入人民法院特邀调解组织和特邀调解员名册。对人民法院委派、委托、特邀调解的案件,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和人民调解员可以在职权范围内,充分运用妇联组织开展家庭工作的专业优势和传统经验,认真组织开展调解工作。妇联组织、人民调解员就案件进展情况与人民法院保持联系,及时告知调解结果。




问:“家事调查员”工作规程是个创新,请问家事调查员调查什么内容?对案件处理有什么帮助?


家事调查员是法院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心理专家、基层工作人员和社工中择优聘任,参与到家事案件审判工作中。

家事调查员通过接受法院的委托,对当事人或关系人的性格、经历、身心状况、家庭情况、夫妻关系、财产状况、教育程度、工作情况,子女抚养现状,老人的赡养情况等特定事项进行调查,向法院出具书面调查报告、出庭陈述意见,并提出纠纷解决方案,为案件调解和判决提供参考。

通过引入《家事调查员工作规程》,尤其注重发挥家事调查员在庭前的调查,探明矛盾和事实的真正根源,对家事案件普遍存在的取证难、调解难的问题发挥了优异效果,尽量将家事纠纷化解在诉讼前,实现司法和谐,维护家庭和睦和社会稳定,家事调查员给家事案件纠纷的解决注入新的活力,更为公正、高效地审理家事案件,充分发挥家事纠纷联动合作机制的作用,助力家事纠纷的圆满解决。



问:请问什么情况下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人身安全保护令是一种民事强制措施,是人民法院为保护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子女和特定亲属的人身安全、确保婚姻案件诉讼程序的正常进行而作出的民事裁定,包括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住所等其它措施。

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可以书面或者口头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因受到恐吓等原因无法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近亲属、公安机关、妇女联合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救助管理机构可以代为向人民法院申请。

自2018年以来,钦州市两级法院审结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共7件,其中驳回申请1件,发出人身保护令6件。通过建立《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实施细则》《家暴等级认定评估规定》等科学的规章制度,开通便捷、高效的绿色审判通道,与公安局、检察院等多部门共同推进建立反家暴联动机制等措施,在深化推进反家暴、人身保护令的裁定实施方面,充分发挥各成员单位在反家庭暴力中的职能作用,合力调处家庭矛盾,保障家庭成员的合法权益,化解家庭纠纷,进一步保护婚姻制度,为辖区的平安建设、科学发展及社会和谐创造良好的法治环境。



问:浦北县法院与钦州市妇联、浦北县妇联打造的“两室两站”品牌,如何保护妇女儿童权益?


“两室两站”包括婚调委调解室、惜缘工作室、惜缘工作服务站、妇女儿童维权服务站。浦北县法院通过首创婚调委“一导三调五审”的调解工作新机制,依托基层法官工作室,借力“互联网+”,通过远程视频线上调解、答疑等工作方式,实现婚调委县、镇、村“三级”联网,快速调处家事纠纷。在惜缘工作服务站及妇女儿童维权服务站中营造家庭居室式的纠纷化解环境,由法官、镇村两级妇联干部、志愿律师、心理咨询师等联动协作开展婚姻矛盾劝导和调解工作、妇女儿童维权工作及反家暴法律宣传工作。

积极贯彻落实“爱心、耐心、细心、慧心、诚心、尽心”六心工作法,确立了调解前置、坚决反对家庭暴力、特殊保护妇女儿童等弱势家庭成员利益等原则,建立健全家事调查、财产申报、心理疏导、诉调对接等工作机制,探索专业化审判与纠纷多元化解齐头并进的家事维权新路径,将家事审判工作和妇女儿童维权工作有机结合,真正实现法院妇联等资源整合、紧密合作,合力开展维权,提高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工作水平,为广大妇女儿童提供切实有效的服务。


下一步

全市法院将扎实开展家事审判改革工作

探索改革路径,打造品牌特色

积极构建家事纠纷综合化解新模式

加强两级法院与各级妇联的沟通协作

积极参与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社会治理创新

努力为新时代家庭文明建设

妇女儿童权益维护

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想要了解发布会的详细内容

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二维码